<track id="YupfsPB"></track>
  • <track id="YupfsPB"></track>

        <track id="YupfsPB"></track>

        1. 我感到自己不算严厉意义上的发烧友吧,但是说HiFi倒是应当没错。我是一个录音师、混音师,也就是做音乐的,但是我并不怎么爱好听音乐,只是工作原因被迫重复听来听去,算是“被动发烧”吧。就是我也是曾经也是猖狂寻求高保真的音频质量的。或者说,在我们制造人的这个圈子里也存在对HiFi的曲解这种玄学,以为“好听”即为“质量好(音质好)”,也存在比发烧友群体更加严重的以价论声情形。以及曾经我也一度认同这种观点。当然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儿了,刚刚入行,被国内的玄学环境(尤其是音频利用上的某些奇葩言论)带歪了。其实这也侧面阐明了我国音频行业的这个风尚有多差劲。。。真不光是发烧友这种下梁的事儿,制造人这个上梁自己大多数都是不正的。

          不过须要阐明的是,我们制造人的这种“发烧”和发烧友的性质并不一样。我们的成果会更加严重。因为我们“烧”的是我们自己吃饭的家伙,稍有不慎被带进坑里就是自毁前途的行动。所以不像发烧友们还可以说,为了心境或者是纯洁为了面子等等,对于我们制造人来说,“烧”装备的请求是无比刻薄的,也是必需要严谨认真的。

          那我“退烧”的原因其实也很简略,面对各种“老烧”(在我们圈子里一般被称为“大湿”)的安利,我也有过跟风烧钱的阅历。比如话筒和装备DIY火的时候就去买所谓的大佬DIY,成果却发明并不怎么惊艳;DSP(包含服务器)和Native之争的时候我也去买过服务器和DSP,却发明并没有啥差别。一度我也认为是不是我耳朵有弊病?说做就做,自己去九院测了听力,但是被告诉除了纯音有自己的EQ以外没什么问题。再到后来,我的经验和知识越来越丰盛,对于录混音中的交叉学科的懂得越来越深刻,渐渐从原理上解决了以前的这些“为什么我听不出来”的问题的迷惑,自然也就不会再盲目迷信了。

          其实说白了,我“退烧”的进程就是探究自己毕竟应当“信任”什么的进程。从一开端的“迷信圈内大湿”到后来的“迷信威望机构(医院)”(没错,迷信医院也是迷信,那段时光我的方式论都是树立在“医生说我真棒”的基本上的,但实际上也是一种盲目)再到最后的“信任科学”或是“信任自己”。直到现在我才清楚,从基本的知识点到最终的结论,自己明白,并且能完全推导下逻辑关系的知识,才是自己的知识。自己有了剖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才能,自然也就不再盲目,也就不会“发烧”了。

          谢谢鬼佬的邀请,感到我有点偏题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