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YupfsPB"></track>
  • <track id="YupfsPB"></track>

        <track id="YupfsPB"></track>

        1. 人物梳理

          重要人物:

          阿米尔与哈桑两个重要人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如果说哈桑是残暴的阳光,那阿米尔便是阳光下的暗影。哈桑忘我、忠诚、仁慈、仗义。阿米尔充斥嫉妒、脆弱、卑鄙。

          正是因为哈桑把阿米尔当做最亲近的人,所以他说出的第一个字是“阿米尔”,所以他才会愿意维护阿米尔,尽管他只是宗教中最弱的什叶派、阿富汗国最卑贱的哈扎拉人。

          正是因为哈桑把阿米尔当做最亲近的人,所以才会在进行风筝竞赛时,去捡被阿米尔用风筝线割下来的战利品,并说出那句:“为你,千千万万遍!”

          无论阿米尔再如何讥笑他的身世,再如何因为自己的自私而陷害他,再如何因为心坎不安而嫌弃他,哈桑始终都是默默蒙受。父亲以为阿米尔脆弱,没有男子气势,阶级的差别和溺爱的反差深深刺激着阿米尔,让他始终不愿向哈桑敞开心扉。自己与哈桑明明是很好的朋友,却从不承认哈桑对他的好。他盼望得到父亲全体的关注。可是偏偏父亲又是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他盼望儿子可以如他一般优良。阿米尔让父亲扫兴了。他受到父亲的冷落,接收不了父亲对哈桑的赞成与青睐。于是他走向背叛,恩将仇报,应用种种手腕,陷害了虔诚的哈桑和阿里,使他们悲愤离去。

          父亲是被拉扯成两半的男人,阿米尔是社会承认的、合法的一半。哈桑是另一半,没著名分、没有特权的一半,继承了父亲身上纯粹好贵品德的一半。

          哈桑一生最主要的人是阿米尔,甚至不是父母。他活着最主要的事是能为阿米尔付出。阿米尔是少爷,而小他一岁的、天生便是兔唇的哈桑是仆人。这两个男孩喝同样的奶水长大,拥有似乎牢不可破的情义。但是一次突发的意外转变了一切。

          小说中多次写到,无论过去多久,无论阿米尔身在何处,只要有一点点的媒介触发,不堪回想的罪行一幕便如同一道被释放的魔咒,如同一根针直刺心脏,让人彻骨生寒。可以说,繁重的负罪感随同了阿米尔数十年,一直在他心坎深处埋伏着。阿米尔一直饱受煎熬,但这也阐明了阿米尔是个有良心的人,因为“没有良心,没有美德的人不会苦楚”。他知道了高大伟岸、令人尊重的父亲也曾犯下大错时,他清楚了人孰能无过,他清楚了他的父亲不是像自己那样去回避而是用日后的善行去获得救赎,那么他也可以去救他的侄儿。

          父亲:身体高大,孔武有力,是典范的逊尼派普什图人。在阿米尔八岁时,父亲不顾别人的猜忌与劝阻自掏腰包建成了一座恤孤院,收容无家可归的孩子,建造图纸也是他自己设计的。此举是为了补充自己的罪过。因为他偷了仆人阿里的妻子,并使其生下了自己的私生子哈桑。

          拉辛汗:阿米尔的父亲最好的朋友和生意伙伴。也是阿米尔的忘年交。

          索拉雅·塔赫里:阿米尔的妻子,她与阿米尔很恩爱。

          次要人物:

          阿塞夫:从小便凶残成性,恶名远播。他的父亲马赫默德是阿富汗人,而母亲是德国人。家境富饶。从监狱出来后参加塔利班,奉行种族主义,残暴地进行种族清洗。

          阿里:孤儿,幼时被阿米尔的爷爷收养,和阿米尔的父亲一起长大,是父亲儿时的玩伴。得过小儿麻木症,右腿萎缩,没有生育才能。不幸被地雷炸逝世,

          莎娜芭:哈桑的母亲,生下哈桑几天后就跟一群江湖艺人私奔了。多年以后找到了哈桑,与哈桑一起生涯,照料哈桑的孩子,直至她生病逝世去。她同阿里一样是什叶派哈扎拉人,是阿里的第一个堂妹,比阿里小十九岁,漂亮动听却不洁身自爱,向来申明狼藉。

          伊克伯·塔赫里:将军,索拉雅·塔赫里的父亲。本来住在喀布尔,在国防部上班。

          法里德:生于马沙里沙里夫,后来搬家到贾拉拉巴特。他的父亲和两个女儿逝世于战火,后来他搬到白沙瓦。

          雅米拉阿姨:塔赫里将军的妻子

          瓦希德:法里德的兄弟。

          玛利亚:瓦希德的妻子

          察曼:喀布尔卡德察区恤孤院的负责人。

          奥马尔·费萨尔:在卡拉奇诞生,在喀布尔生涯过几年。是个优良的移民律师。

          索菲亚·阿卡拉米:阿米尔的母亲,生阿米尔时因难产而逝世。

          瓦里和卡莫:阿塞夫的喽啰

          法莎娜:哈桑的妻子,拉辛汗在哈扎拉贾特找到了她和哈桑后,怀孕的她与哈桑就随拉辛汗来到喀布尔,住进阿米尔父亲的房子后院。她生下来一个逝世产的女婴,后来又生下一个男孩。被塔利班杀戮。

          写作伎俩

          开篇简明简要地奠定了全书阴森严正的基调,一种繁重感压在心头,让人急切地想知道尘封二十六年的那段往事毕竟是什么:“许多年过去了,人们说陈年旧事可以被埋葬,然而我终于清楚这是错的,因为往事会主动爬上来。回想前尘,我意识到过去的二十六年里,自己始终在窥视着那荒芜的小径。”

          小说通过讲述个人的命运来反应一个国度与民族在某个特别时期的状况,作者也从自己的角度表达了一种人文关心。虽然曾经犯下错误误,但是最终会觉悟并尽力去补充,这是卡米尔人性的闪光点,也是作者对自己这个民族深切的盼望,尽管饱受沧桑,几经战乱,但是国民仍然在自己的途径上坚定地前行。因此,小说没有被局限于个人层面,而是进一步上升到了社会层面。《追风筝的人》讲述的虽然是当代的人与事,但究竟离我们的生涯有些遥远,可我们的心灵仍然受到了相当的震动。这是因为对于战斗作者并没有直接描述过多血腥的战役场面,而是从国民的生涯落笔,着力描绘许多处于战斗年代的平常人的心坎世界,战斗带来的妻离子散,生灵涂炭,尽管无助,悲哀,失望,但还要挣扎着生存。阿米尔回到熟习的这片土地,故国之情油然而生,童年时与哈桑一起玩耍,彼此许诺的快活回想也席卷而来,作者借此与今日破败贫穷的气象作对照,体现出战斗的残暴无情,蹂躏了一切美妙的事物,给民族和国度带来了深重的创伤与苦痛。满目疮痍,碎石瓦砾,处处荒漠,毫无活力,这些都给读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小说中也影射了阿富汗男女位置不平等,种族贵贱,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阿米尔是荣幸的。他的荣幸在于,哈桑的不幸,给了阿米尔一个赎罪的机遇。阿米尔犯下的错误可以通过自我救赎来补充,但全部民族所阅历的战斗又是谁之过?又要怎样去救赎?这是作者留给我们去思考的。

          小说高潮迭起,始终牢牢抓住读者的神经,恨不得一口吻读完。结尾的处置也是别出心裁,意味深长的:“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我追。”简略的一个画面便勾连起往昔,举重若轻,故事就这样定格在这个瞬间,但激起的涟漪并未消失。更多转达的是安静与释然,留给读者的不再是无尽的悔恨,而是温暖。究竟,这个民族须要追风筝的人,无论风筝在天空还是心中。

          逝者了无累赘,如轻巧的In 1734 the Wesleys commenced their career as preachers to the people, and were soon followed by Whitefield. This may, therefore, be considered the date of the foundation of Methodism. None of them had any the remotest idea of separating from the Church, or founding new sects. The Wesleys made a voyage to Georgia, in America, and, on their return, found their little party not only flourishing in Oxford but in London, where they had a meeting-house in Fetter Lane. Whitefield, however, was the first to commence the practice of field-preaching, amongst the colliers at Kingswood, near Bristol; but in this he was soon imitated by Wesley. As they began to attract attention by the ardour of their preaching and the wonderful effect on the people, this became necessary, for speedily all church doors were closed against them. John Wesley had a peculiar geniu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a new religious community, and he was ready to collect hints for its organisation from any quarter. The most prolific source of his ordinances for his new society was the system of the Moravians, whose great settlement at Herrnhuth, in Germany, he visited, and had much consultation with its head, Count Zinzendorf. From it he drew his class-meetings, his love-feasts, and the like. In framing the constitution of his society, Wesley displayed a profound knowledge of human nature. He took care that every man and woman in his society counted for something more than a mere unit. The machinery of class-meetings and love-feasts brought members together in little groups, where every one was recognised and had a personal interest. Numbers of men, who had no higher ambition, could enjoy the distinction of class-leaders. It did not require a man to go to college and take orders to become a preacher. Thomas Maxwell with Wesley, and Howel Harris with Whitefield, led the way from the plane of the laity into the pulpits of Methodism, and have been followed by tens of thousands who have become able if not learned, and eloquent if not Greek-imbued, preachers. Wesley divided the whole country into districts, into which he sent one or more well-endowed preachers, who were called circuit preachers, or round preachers, from their going their rounds in particular circuits. Under the ministry of these men sprang up volunteer preachers, who first led prayer-meetings, and then ascended to the pulpit in the absence of the circuit preachers, and most of them soon discovered unexpected talents, and edifying their own local and often remote or obscure little auditories, became styled local preachers. Out of these local preachers ever and anon grew men of large minds and fertilising eloquence, who became the burning and shining lights of the whole firmament of Methodism. It was Wesley's object not to separate from the Church, and it was only after his death that the Wesleyans were reckoned as Nonconformists.纸筝随风在天际高飞,而生者不辞辛劳,望着远去的背影,在苍莽大地上无怨地追。

          感悟与思考

          在面对自己犯下对他人造成严重损害的过错时,一类人是回避、隐瞒、甚至诈骗,不愿承担义务,惧怕认错带来的苦楚,最后依附时光把过去冲淡。

          另一类人则逃不过良心的谴责,追求摆脱。而措施只有一个,即正视过错,承担成果。

          我们总爱好给自己找很多理由去说明自己的脆弱,总是自欺欺人的去信任那些谣言,总是去粉饰自己心坎的胆怯,总是去回避自己犯下的罪恶。但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坦然面对那些罪行,给自己心灵予救赎。究竟肉体的苦楚毕竟是暂时的,而心坎的苦楚可能会随同一生无法抹去。漫长的人生中,总会产生些我们无法预感的事情,犯错并不可拍,恐怖的是我们用谣言来诈骗自己,假装自己,浑浑噩噩地渡过一生。只要鼓起勇气,正视自己犯下的错,无论何时都不会太晚。

          哈桑的逝世拉米尔已经无力挽回,因此拉米尔的救赎将永远留有一丝缺憾,但正是这份缺憾,才更符合真实的人生,因为我们常常无法补充犯下的错误。

          风筝是象征性的,对于阿米尔来说,风筝隐喻着他人格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只有去追,他才干成为自我期许的健全的人,获得心灵的安定。也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风筝,而对于不同的人,风筝代表着不同的东西,可以是幻想,信仰等等。但无论怎样,盼望我们都能像拉米尔一样,英勇地去追。

          出色语句摘录

          “为了赢回爸爸,也许哈桑只是必需付出的代价,是我必需宰割的羔羊。这是个公正的代价吗?我还来不及克制,答案就从意识中冒出来:他只是个哈扎拉人,不是吗?”

          “爸爸紧紧的抱着我,不断的抚摸着我的后背。在他怀里,我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那感到真好。”

          “我合上双眼,把脸对着太阳。眼睑后面呈现一小片暗影,好像用手在墙上玩影子那样,它们扭曲着,混杂着,变成一幅画面:哈桑的棕色灯芯绒裤子,扔在那条小巷的一堆旧砖头上面。”

          “湖里有鬼怪,它抓住哈桑的脚踝,将他拉进暗无天日的湖底。我就是那个鬼怪。”

          “每当他在旁边,房间里的氧气就会耗费殆尽。我的胸口会压缩,无法呼吸;我会站在那儿,被一些没有空气的泡泡包抄,喘息着。”

          “皱纹爬上他那张饱经风吹日晒的脸,爬过他的眼角,他的唇边。也许那些皱纹,正是我亲手那拿刀刻出来的。”

          “我在暴风雪中迷失了方向。寒风凛冽,吹着雪花,刺痛了我的双眼。我在白雪皑皑中跋涉。我高声求救,但风吞没了我的哭喊。我颓然跌倒,躺在雪地上喘息,茫然望着一片白茫茫,寒风在我耳边咆哮,我看见雪花抹去我刚踩下的脚印。我现在是个鬼魂,我想,一个没有脚印的鬼魂。我又高声呼喊,但盼望随着脚印消失。透过风雪飞舞的帘幕,我看见人影摇摆,色彩晃动。”

          “我爱好喀布尔的冬天。我爱好夜里满天飞雪轻轻敲打我的窗户,我爱好新霁的积雪在我的黑色胶靴下吱嘎作响,我爱好感受铁炉的温暖,听寒风咆哮着吹过街道、吹过院子。但更主要的是,每逢林木萧瑟,冰雪封路,爸爸和我之间的寒意会稍微好转。那是因为风筝。爸爸和我生涯在同一个屋顶之下,但我们生涯在各自的区域,风筝是我们薄如纸的交集。”

          “我彻夜未眠,脖子和后背像绷紧的钢丝,眼睛刺痛。”

          “他将风筝高举过顶,仿佛一个奥运会的田径活动员高举获得的金牌。”

          “空中已经挂着至少二十来只风筝,如同纸制的鲨鱼,巡游搜猎食物。”

          “倘若真主存在,他会领导风向,让它助我胜利,我一拉线,就能割断我的苦楚,割断我的渴求,我业已忍受得太久,业已走得太远。”

          “黯淡无光的双眼像滑溜溜的银子,镶嵌在一双深深的火山洞口之中。”

          “我们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在消失的天光中。我很感激夜幕降临,遮住了哈桑的脸,也掩饰了我的面庞。”

          “他露出茫然失措的表情,好比一个男人,刚才还在海滩高兴地漫步,此刻却被浪花卷到大洋中间。”

          “喀布尔的夏天罕得下雨,碧空如洗,阳光像烙铁般灼痛后颈。”

          “我退后,眼里只见到玻璃窗外的雨水,看上去好像融化的白银。”

          “一股像霉菌的潮湿臭味扑鼻而来。站在寒冷的地下室里面,我觉得黑暗中有很多双一眨一眨的眼睛在看着我们。我看见房间到处有人蜷缩着,两盏阴暗的煤油灯将他们的身影投射在墙上。”

          “你张开嘴巴,张得大大的,连颚骨都咯咯作响。你下令自己的肺吸进空气,但是你肺里的气道不听使唤,它们坍塌,收紧,紧缩,突然之间,你只能用一根吸管呼吸。你的嘴巴闭上,嘴唇抿紧,你所能做的,只是发出一阵窒息的咳嗽。你双手抽搐,晃动。身材里似乎某个处所有座水坝决堤,冰凉的汗水汹涌而出,浸湿你的身材。”

          “空气不对劲,它太厚重了,几乎是固态的。我很想伸出手,把空气捏成碎片,把它们塞进我的气管。油气刺痛我的眼睛,好像有人拉开我的眼皮,拿个柠檬在上面摩擦。”

          “听到哈桑的名字,我的脖子好像被一双铁手掐住了。”

          “我常常告知哈桑,有朝一日,我们会沿着海藻丛生的海滩散步,让我们的脚陷进沙里,看着海水从我们的脚趾退去。第一次看到太平洋时,我差点哭了。它那么大,那么蓝,跟我还孩提时在电影屏幕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好笑的是自1975年入冬以来,我第一次觉得心安理得。”

          “我体无完肤,我并不知道有多糟糕,后来我才知道,我心病已愈,终于痊愈了。

          “以后我在场的时候,请你永远不要叫他‘哈扎拉男孩’。他著名字,他的名字叫索拉博。”

          “她的眉毛又黑又浓,中间连在一起,宛如翱翔的鸟儿张开的双翅,笔直的鼻子的曲线像古代阿拉伯书籍中的字母那样优雅,活像古代波斯公主。一头秀发像天鹅绒幕布那样垂下来。”

          “我几乎能感知到索拉雅子宫里的虚空,它好像是个活着的、会呼吸的东西。它渗进我们的婚姻,那虚空渗进我们的笑声还有我们的交欢。每当夜阑人静,我会察觉到它从索拉雅身上升起,横亘在我们之间。像新生儿那样睡在我们中间。”

          “太阳开端下山,那些摇摇欲坠的房子的裂痕中渗出闪闪的红色斜晖。”

          “听着拉辛汗提起阿里的名字,恍如找到一个尘封多年的老旧唱机,那些旋律立即开端演奏。”

          “我梦到花儿再次在喀布尔街头盛开,音乐再次在茶屋响起,风筝再次在天空翱翔。我梦到有朝一日,你会回到喀布尔,重访这片我们儿时的土地。如果你回来,你会发明有个虔诚的老朋友在等着你。”

          “明月半弯,银光黯淡,我伫立,抬头望着星辰遍布的夜空。蟋蟀隐身黑暗中啾啾鸣叫,风拂过树梢。我赤裸的脚下大地寒凉。突然间,我感到自己和这片古老的土地血脉相连。我的分开很久远了,久得足以遗忘,也足以被遗忘。我曾认为我忘了这片土地,但是我没忘。在皎洁的月光中,我觉得在我脚下的阿富汗发出消沉的响声。也许阿富汗也没有把我遗忘。”

          “我不知道自己何时开端发笑,但我笑了。笑起来很痛,下巴、肋骨、喉咙统统剧痛难忍。但我不停笑着。”

          “冲击力让阿米尔的上唇裂成两半,从人中裂开。”

          “费萨尔清真寺的外观像一顶宏大的帐篷。清真寺在黑暗中像钻石那样闪着光芒,照亮了夜空,照亮了索拉博的脸庞。”

          “我想把自己撕成碎片,分开这个处所,分开现实世界,像云朵那样升起,飘扬而去,融进湿热的夏夜,在某个遥远的处所,在山丘上方飘散。但我就在这,双脚繁重如水泥块,肺里空气一泻而空,喉咙发热,每次呼吸都像在喷火。”

          “一阵悲痛如同学外的黑夜,漫过我全身。我开端感到身下的地板变成身材的一部分,呼吸越来越繁重。”阿米尔面对索拉博割腕自杀的事实已经惊骇自责到了迷乱的状况,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向真主祈祷,盼望索拉博不要逝世。小男孩得救了,阿米尔感到自己仿佛在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一场惨烈的车祸。

          “我的风筝像钟摆那样从一边荡到另一边,发出那久远的鸟儿扑打翅膀的声音。”

          “时光很贪婪——有时候,它会独自吞噬所有的细节。”

          “被本相损害总比被谣言诈骗的好,得到了再失去,总是比从来就没有得到更伤人。”

          “我回到了故国,却发明自己就像旅客。”

          “世间只有一种罪恶,那就是偷盗,当你说谎,你剥夺了某人得知本相的权力。当你欺骗,你偷走公正的权力。”

          “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妙的往事完善的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涯画布上。”

          “当罪恶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宁静是祥和,是安静,是降下性命音量的旋钮。缄默是把那个按钮关掉,把它旋下,全体旋掉。”

          “阿富汗人总爱好说:生涯总会持续。他们不关怀开端或停止、胜利或失败、危在旦夕或柳暗花明,只顾像游牧民族那样风尘仆仆地迟缓前进。”

          “他真纯粹得该逝世,跟他在一起,你永远感到自己是个骗子。”

          “是否宽恕就这样萌生?它并非随着神灵显身的玄妙而来,而是苦楚在经过一番整理之后,终于打点完毕,在深夜悄然退去,催生了它。”

          “雅尔达是星光黯淡的夜晚,恋人彻夜难眠,忍耐着无边黑暗,等候太阳升起,带来他们的爱人。”

          “我望着凌晨灰蒙蒙的天空,为空气感恩,为光芒感恩,为仍活着感恩。”

          “一个不能为自己挺身而出的孩子,长大后只能是个懦夫。”

          “索拉博的缄默既不是来自世事洞明之后的泰然自若,也并非由于他选择了缄默不语来秉持自己的信心和表达抗议,而是对生涯曾有过的黑暗忍气吞声地照单全收。”

          “孩子又不是图画练习册,你不能光顾着要涂上自己爱好的颜色。”

          “但我会迎接它,张开双臂。因为每逢春天到来,它总是每次熔化一片雪花。而也许我刚刚看到的,正是第一片雪花的熔化。”

          “当罪恶导致善行,那就是真正的获救。”

          “我可以蹚进这条大川,让自己的罪行沉在最深处,让流水把我带向远方,带往没有鬼魂、没有罪行的远方。”

          “‘你想要我追那只风筝给你吗?’他的喉结吞咽着高低蠕动。风吹起他的头发。我想我看到他点点头。‘为你千千万万遍。’我听见自己说。”

          “我追,一个成年人在一群尖叫的孩子中奔驰。我追,风拂过我的脸庞,我唇上挂着一个像潘杰希尔峡谷那样大大的微笑。我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