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YupfsPB"></track>
  • <track id="YupfsPB"></track>

        <track id="YupfsPB"></track>

        1. 我也没想到,多年前救下的小男孩居然是只藏了尾巴的大灰狼!救命,他也太撩了!

          “姐姐~不是要吃干抹净吗?”

          以下正文:

          Ktv里包厢的灯光阴暗又暗昧,跟着姜予走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

          “来了啊姜姜。”有个男生过来打召唤。

          姜予微笑,转而拉过我的手:“这是南浔,我的好姐妹。”

          男生朝我点头:“你好,我叫季颜。”

          我微微笑着,伸手相握。

          我不爱好ktv这种气氛,奈何姜予非要我陪着她来加入这个线下聚首。

          简略的打过召唤以后,我走到沙发边坐下,随手拿起桌上一罐啤酒打开。

          “哎,易神,你这歌颂不唱?”

          季颜大喊一声,看向我这个地位,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好像是在讯问我身边这个男生?

          男生大概20,21的模样,他微微点了点头。

          季颜走过来把话筒递给他。

          画面上呈现了周董的《青花瓷》,歌声从男生嘴里淌淌而出,消沉磁性,带着那个年事少有的老成。

          我这才转头细细端详了一番。

          他有着能让女生爱慕的白净皮肤,长密的睫毛微微卷翘着,笼罩在一双深奥而又慵懒的眼眸上,侧脸精巧,下颚线条迷人。

          真好看,我心想。

          一曲完毕,全部包厢里鸦雀无声,仿佛还沉浸在男生的歌声里,男生站起身拉开门。

          “易神去哪?”季颜启齿问到。

          男生留下一个侧颜:“太闷,抽烟。”

          回到家的时候,姜予全部人倒在床上,嘴里嚷嚷着:“啊,累逝世老娘了,就听易神唱了一首歌,就整局都不见人影,淦,老娘可是为了易神去的!”

          我考虑许久,启齿问道:“易神,就是唱青花瓷的那个人吗?”

          “对啊。”

          “他名字就叫易神?”

          “不是啊,易神是他游戏里的id,他本人叫……d姜予突然停住,坐起身不怀好意的看着我:“不对啊南南,你一个不玩游戏的人探听易神做什么?以前可没见你对谁有过兴致啊?”

          我打掉她架在我肩膀上的手,抿唇:“洗洗睡吧你,明天还要上班。”

          姜予可没盘算放过我,从身后抱住我的腰。

          “南南~你就陪我玩情缘吧,好不好?你看今天唱歌那个帅哥,我们服的第一,易神,不败的神话,我们家族的!””

          我眯着眼思考了一会儿。

          以前玩过相似的游戏,这些游戏应当都差不多吧?

          我皱着眉:“那……我试试?”

          说试就试,姜予澡也不洗了,抱起笔记本就冲进我房间。

          注册,认证,选角色。

          “要不然你选个奶妈吧,跟着奶就行了,不须要操作的,很简略。”姜予在我耳边给我出主张。

          我拧起眉:“不要。”

          然后选了女剑士,进入游戏。

          姜予在一边目瞪口呆:“南南,这可是最吃操作的角色了,你行吗?”

          我翘起嘴角:“我行。”

          进了游戏以后,就开端做新手义务,跑这里跑那里,姜予看的有些乏了,连着打了三个哈欠。

          我:“你困了就去洗洗睡吧,我做完义务就睡。”

          姜予:“那行,别太晚啊,明天还要上班。”

          跑完义务,已经晚上11点了。

          我伸了个懒腰,终于只剩最后一个了,就是……有些变态。

          获得大神的吻是什么意思?细细看了一眼,本来是要排行榜上前五十的各位大神一个亲吻动作。

          我点开排行榜,排在第一位的名字有些熟习。

          易神。

          战役值9999➕

          魅力值9999➕

          pk榜排名第一

          综合榜排名第一

          是……那个叫易神的男生吗?

          他的头像亮着,证明在线。

          点开对话框,我一个一个键盘按着。

          浔安:您好,请问您能帮我一个忙吗?

          发送的时候,我的手心紧张的全都是汗。

          他会回我吗?

          过了很久,他都没有回复我的信息,就在我扫兴的筹备关闭对话框的时候。

          易神:?

          回我了???我有些冲动。

          浔安:就是有一个新手义务,大神的亲亲。须要得到大神的一个表情动作,冒昧的打扰您,请问您可以帮我完成吗?

          否则我出不了新手村,这句话我咽回了肚子里。

          易神:坐标给我。

          我马上把坐标给他发了过去,只是2秒钟的工夫,我身边呈现了一个全身闪着光穿着白衣的男子,光散去后他朝我一步步走过来。

          我咽了咽口水,就算是游戏人物,也是这么好看啊。

          然后游戏弹出对话框。

          【易神向你发出亲吻,请问你是否批准?】

          我微微颤着手,点下了接收。

          然后画面一转,一身神装的白衣男子搂过一身新手服的女子,缓缓的压下了唇。

          我捂住眼睛,不敢再看。

          为什么一个游戏,一个动作,我会意跳的这么快?

          亲完以后,画面又恢复了正常。

          【恭喜你完成了所有的新手义务,欢迎进入情缘的世界。】

          点开对话框,我手忙脚乱的打字。

          浔安:谢谢您!义务已经完成了。

          易神:我知道。

          浔安:那,这么晚了,大神还不睡觉吗?

          易神:就睡。

          说完,他的头像就灰了。看这模样,已经下线了?

          我也点了退出游戏,关上电脑,美滋滋的去洗澡。

          而情缘的世界已经炸了。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什么情形?我眼睛花了吗?我刚才在新手村带妹你们猜我看见了啥?

          【世界】柠檬树下你和我:哎呦豆腐兄,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看见了啥?

          【世界】我爱易神:除了跟我易神有关的事,对我来说都不主要。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我看见易神跟一个新手村的小萌新在亲吻!!!

          【世界】柠檬树下你和我:???豆腐兄,乱说话是会被易伸追着砍到退服的。

          【世界】石榴夫妇:弱弱的举个手,我也看见了。

          【世界】我爱易神:???真的假的???啊啊啊啊我的易神不清洁了!

          【世界】易神是我的:楼上可拉倒吧,易神什么时候是你的了?话说,小萌新是谁???

          【世界】爱上一条鱼:前排吃瓜。

          【世界】爱上一只猫:前排出售瓜子花生矿泉水,来,脚收一收。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应当是新手义务,不是有个大神的吻?

          【世界】易神,永远的神:谁都可以,易神不行啊啊啊!

          【世界】石榴夫妇:说真的,倒是没见过易神跟谁做这个义务?

          【世界】欲哭无泪:淦,萌新是谁!我要跟她pk!!!

          而这一切,都是第二天姜予告知我的。

          我还在睡梦中,就感到有人进了我的房间。

          她钻进我的被窝笑眯眯的看着我:“南南,你诚实告知我,你跟易神到底什么关系?”

          “我跟他没关系啊。”

          “你骗人,在我印象里易神从来没有跟新人做过大神的吻这个义务!别说义务了,他连动作都很少给,除非是运动。”

          姜予上高低下端详了我一眼:“留恋易神的人遍布全服,易神怎么就看上你了?虽然腰细屁股翘,但是胸有点小。”

          我做势要去打她,她笑着抓住我的手:“南南,快告知我,到底怎么勾结上易神的?白依依都没勾结上哎。”

          我纳闷:“白依依是谁?”

          姜予坐下来给我科普了一番:“全服第一美女,贴吧上全是她的照片。你在情缘的贴吧上搜一下白依依,什么第一女神,倾国倾城什么的,但是我跟你说啊。”她凑近了我些。

          “绝对整了,就那个鼻子跟眼睛,我打包票绝对动刀子了!”

          我按住她的头:“打住打住,我不关怀她长什么样。”

          姜予拍掉我的手:“你急什么,我这不正要说到正事吗。她曾在贴吧上公开示爱易神,那段时光贴吧都被她和她家族的人刷屏了知道吗!可是我们易神呢,两耳不听窗外事,一心一意的冲他的pk榜,连个屁都没给白依依放一下,这得多打脸啊!”

          我默默的改正姜予:“是两耳不闻,不是两耳不听。”

          姜予狠狠瞪了我一眼:“闭嘴!我还没说完呢。”

          “你说白依依那么大美人公开示爱,易神屁都没给一个,你一个新手义务凭什么他给你做?你快说,你是不是背着我跟易神搞在一起了!”

          我推开她凑的更近的脸:“别胡说,我要起床了,走走走。”

          姜予恋恋不舍的分开,顺便搬走了她的笔记本。

          我坐着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起床。

          上班都上的有些漫不经心,满头脑都是姜予的问题。

          你跟易神到底什么关系。

          我跟他……可以有关系吗?

          晚高低班买了些配料和火锅底料。

          姜予那狗鼻子马上就闻见了,搂着我不肯放手。

          “南南我真是最爱你了~你以后就养我吧好不好?我把赚的钱都给你!”

          我有些好笑。

          “你一个月靠你那些粉丝打赏有几个钱?还不够你饭钱呢!”

          姜予撇嘴:“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大主播的!”

          “好好好,未来的大主播,能不能帮我把这些东西搬去桌子上?要开饭了!”

          吃饭的时候,大概跟姜予懂得了一下情缘这个游戏。

          就是升级,然后刷副本,打出更高等的设备。

          设备分几个阶段。

          绿色,蓝色,紫色,橙色。

          橙色是顶级设备,也是最难出的。

          易神手上那柄法杖,听说曾经有人愿意出十万块钱买。

          他冷冷的甩出一个字:滚。

          我翘起了唇角,倒像是他的作风。

          “对了姜姜,你等会把笔记本借我玩两个小时嘛。”我眨巴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姜予。

          姜予大义凌然的拍了拍桌子:“可以,为姐妹两肋插刀!”

          我笑着给她夹牛肉:“多吃点,乖。”

          吃完饭后,姜予就回她的房间煲剧去了,我用她的笔记本上了游戏。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报告报告!萌新已上线!萌新已上线,坐标,452.316。速来!

          【世界】不问世事:无聊。

          【世界】豆腐渣:豆腐兄等我!我来了!

          【世界】我是一条鱼:前排围观。

          【世界】我是一只猫:我也来了!

          【世界】欲哭无泪:别拦我!我要跟她pk!

          当我专心致志的跑着体系义务的时候,我的后面跟了一群骑着马跟我跑的人。

          【当前】我是一块豆腐:哈咯,妹儿,看得见我吗?

          【当前】我是一条鱼:前排围观萌新!

          【当前】欲哭无泪:来pk来pk来pk

          我扫了一眼,并没有以为是发给我的,持续跑着我的义务。

          【当前】我是一块豆腐:妹儿,你可以骑马的,你为什么用跑的?

          【当前】我是一只猫:妹儿,你怎么不理我们?

          【当前】豆腐渣:浔安萌新??

          【当前】浔安:???你们……是在跟我说话?

          这群人一直在我身边聊天,我认为他们就是纯洁的路过。

          本来是在跟我说话……

          【当前】我是一块豆腐:我晕。我们当然是在跟你说话啊。

          【当前】浔安: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有事吗?

          【当前】我是一只鱼:你跟易神什么关系?

          我捂着头,微微有些疼。

          怎么姜予才问完这些人又开端了。

          我细细想了一会儿,考虑着打字。

          【当前】我不认识易神,昨天是为了完成义务,刚好看见易神在线,就请他帮了我一个小忙。或许是易神昨天心境太好?

          【当前】我是一只鱼:我不信

          【当前】我是一只猫:不信➕1

          【当前】浔安:……

          我该……怎么说明呢?

          【当前】欲哭无泪:来pl来pk来pk

          【当前】易神:?

          我傻傻的看着那个突然呈现在我身边,一身白衣,脸色冷峻的男人,虽然只是一个游戏人物,心却狠狠颤了颤。

          【当前】欲哭无泪:易……神?

          【当前】易神:欺侮她36级而你200级?

          【当前】我是一只鱼:前排吃瓜(泪泪你完了)

          【当前】我是一只猫:这绝对是我看易神说过最多的一句话。

          【当前】豆腐渣:楼上➕1(瞑目了)

          【当前】欲哭无泪:对不起易神,我错了。对不起浔浔,我错了。

          我看着画面记载,不知觉的笑了起来。

          易神这是在帮我出头吗?

          【当前】浔安:没关系啦,等我200级我们再pk吧~

          【当前】易神:还不滚?

          在易神说完这句话时,周围人做鸟兽散了开来,消散的干清洁净,我默默的在心里念了一句牛逼。

          【私信】易神:藤林副本刷了吗?

          【私信】浔安:还没做到那个人物。

          【私信】易神:可以先做,升级快些。

          【私信】浔安:一时半会凑不到人。

          【易神向你发起组队,是否批准?】

          我武断的点了批准。

          【队长向你发起追随,是否批准?】

          批准。

          画面加载,转眼已经到了副本门口。

          眼看着易神就要进去了,我默默的打了一句。

          【队伍】浔安:易神……就我们两个人?

          正确的来说,就他一个人。

          我才36级,这种40级的怪,我可能进去就没了。

          【队伍】易神:你不用进,我杀完了你再进来。

          说完这句话,他头也不回的进了洞。

          看着一身白衣的人物渐渐消散,我简直高兴的想捶烂桌子。

          这就是抱大腿的感到吗???

          这也太爽了!!!

          而电脑这边冷静眼叼着烟的易安,有些莫名其妙。

          自己为什么莫名其妙会对一个萌新动了恻隐之心?

          看见她一身新手服被围在一群满级号的大神堆里,有些可怜兮兮的,

          易安拧着眉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丢掉,随意放了两个技巧就请了全场的怪。

          他很少看私信,可昨天这个萌新的私信他恰巧看到了。

          洵安。

          安是他的安,浔......

          好像那个女生的名字里也有个浔?

          【队伍】易神:进来。

          看到屏幕上呈现这句话,我屁颠屁颠就跑进山洞了。

          地上一堆的设备,还有一件紫装!

          我把持着人物麻溜的捡起所有的设备,那个一身白衣的法师就静静站在我身边看着我。

          【队伍】浔安:谢谢易神!!!

          【队伍】易神:嗯。

          这个副本刷完以后,再回头做我那些义务就好做多了,我也胜利的升到了40级。

          【队伍】浔安:易神这么晚还不睡吗?

          【队伍】易神:睡不着。

          睡不着……是睡眠质量不好?

          【队伍】浔安:易神可以试着听一些舒缓的歌。

          【队伍】易神:嗯。

          我抿了一口水。

          这个人看起来好高冷啊,打字也是及其简略,真的有这么高冷的人吗?

          不自觉又想到了那个ktv的晚上,他消沉磁性又老成的嗓音,以及他精巧的侧脸和迷人的下颚线,我咽了咽口水,嗓子有些干。

          不会吧南浔,你居然因为一个侧脸而对一个男人一见钟情?

          我默默的抬手给了自己一巴掌,还是个这么冷漠的人。

          【队伍】易神:新运动你加入吗?

          嗯??新运动?我马上飞快的阅读了一遍官网。

          本来是双人pk。

          我有些扭捏,打字问道。

          【队伍】浔安:为什么是我啊易神?我还没到50级~

          没到50级是受体系维护,无法pk的。

          为什么是我?确定是因为我不一样~想到这,我的嘴角都快翘上了天。

          难道真的像世界说的,我对易神来说是不一样的?

          【队伍】易神:我须要一个抗损害的。

          【队伍】浔安:……易神果然贤明。

          搞了半天我就是个肉呗,竞赛跟我八杆子打不着关系呗。

          【队伍】易神:奖品给你。

          【队伍】易神:我只要名次。

          【队伍】浔安:我明天就开端练级!!

          奖品是极品坐骑啊,贼好看!!那可是雪白的会飞的马啊!!易神果然大气,说不要就不要!

          【队伍】易神:嗯。

          说完这句话,他的头像就灰了,看样子是下线了。

          “晚安。”我喃喃自语,也退了游戏。

          从那以后,我开端每天猖狂做义务,终于在竞赛前一天刷到了51级。

          赶到pk场地的时候,易神还没有来。

          我一个人默默的站在台上。

          【世界】我是一只鱼:耶,这不是小萌新吗?

          【世界】我是一只猫:才50级?来送分的吗?

          【世界】石榴夫妇:跟……易神组的队?

          【世界】易神是我的!!:不可能!我家易神不是那种人!

          【世界】易神gg:楼上➕1

          【世界】豆腐渣:咦,我的豆腐兄呢,今天怎么没来?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不,我只是没发言。

          竞赛快开端了,易神始终没来,在倒计时的最后3秒,他才姗姗来迟。

          踏着一身的云和月。

          【易神向你发起组队,请问你是否批准?】

          批准。

          【队伍】易神:负疚,我来晚了。

          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下,我刚想打字,竞赛已经开端了。

          姜予站在我身后格外高兴:“你说你们没关系?没关系他能跟你报歉?众所周知!易神是一个傲的不行的人!你看看他……”

          “姜姜,你再说话我就把你轮出去。”

          她闭上嘴巴,老诚实实的看我的竞赛。

          氛围一开端挺紧张的,我一个人要对战两个。

          对面是一个剑士一个奶妈,我把持着人物左躲右闪避开了好些技巧。

          姜予在我身后拍手:“我操!牛逼啊南南!你走位这么风骚的吗???”

          我默默的握紧了鼠标,持续躲着。

          虽然偶尔能给到剑士损害,可是实在设备等级差太多,像挠痒痒一样,更何况他后面还有个奶妈!

          很快我的能量就不足,怎么这么半天易神没反映??对面这么肉的吗?一点血也没打掉?

          百忙中,我抽空拉视线看了一下易神。

          好家伙,这厮在悠哉的看戏。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兄:易神不是人(惧怕)

          【世界】石榴夫妇:楼上➕1(瑟瑟颤抖)

          【世界】君问归期:有一说一,这个女剑士是不是谁的小号啊?这走位有点东西呀!

          【世界】豆腐渣:楼上本相了,我刚想说来着。

          【世界】易神是我的!!:不愧是我家易神!棒!

          【世界】第一财迷:楼上可拉倒吧,他棒个锤锤!没看见人小萌新都要逝世了?

          【世界】我是一只鱼:害,易神是不是在憋大招啊?

          而我这边已经手忙脚乱的开端嗑药了,这基本顶不住啊兄弟,我才51级啊易神,好歹也放个技巧吧?

          而那边基本不为所动,在我终于能量体力耗尽的情形下,我没法跑了。

          我双手分开屏幕,等候着屏幕变灰。

          剑士狠狠的向我砍来,这是他的大招,我默默的等逝世。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和奶妈的头顶突然呈现了雷电的标志,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剑士逝世在空中,一招制敌?

          我拉开视线,看着那个依旧一身云淡风轻的男人,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牛逼。

          在看我快要被打逝世的时候一招霹雳雷击送对面归西,再顺手帮我恢复满了血量和才能。

          这个男人就尼玛离谱!

          【世界】豆腐渣:???什么玩意儿?

          【世界】石榴夫妇:这男人现在已经这么强了吗?

          【世界】我是一只鱼:就nm离谱!!!

          【世界】易神是我的!!: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易神!

          【世界】易神的小迷妹:猖狂打call!!!

          【世界】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世界】猪八戒照镜子:对面:开端了吗?易神:已经停止了。

          【世界】我是一只猫:这个男人依旧可怕如斯!

          打完以后,第一轮晋级是胜利了。

          我想了半天,还是决议打字问他。

          【队伍】浔安:易神,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队伍】易神:问。

          【队伍】浔安:您刚才为什么看着我被打那么久?

          【队伍】易神:挺有趣。

          我想掀了桌子。

          姜予在一边笑的乐不可支:“哈哈哈哈易神不愧是易神哈哈哈哈哈”

          我好想打姜予,又怕她拔我网线。

          【队伍】易神: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想看看你的极限。

          【队伍】易神:似乎,还不错。

          心境似乎一瞬间得到了满足,刚才说的那些话也不是那么令人炸毛了。

          我翘着嘴角敲着键盘。

          【队伍】浔安:理解,易神是在训练我~

          【队伍】易神:嗯,所以明天开端打设备,练级。

          【队伍】浔安:易神说啥就是啥。

          屏幕前的这边,易安看到这句话,微微挑了挑眉。

          似乎看见了一个女人点头哈腰狗腿的样子,他感到有些好笑。

          或许连他自己也没发觉,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着。

          自从第一次pk过了以后,我就开端猖狂练级。

          易神好像大部分时光都在,不是在刷怪,就是在训练我。

          他的训练有一些……变态。

          所有技巧都往我身上丢,丝毫不管我是逝世是活。

          我把持着浔安左躲右闪还是免不了被他一顿胖揍。

          在我第六次嗝屁后,我耍赖躺在地上挺尸,他慢慢的走过来,踩在我的尸体上。

          【队伍】易神:今天就到这。

          我正想着真好,可以松一口吻了。

          【队伍】易神:刷副本,水妖。

          ……

          大神,您知道水妖多少级吗?她150级?我才102?

          我正想打字,队伍加进来三个人,落在地上金光闪闪的光差点刺瞎我的眼。

          一飞冲天。

          佛说。

          柳阳柳。

          这id都有些眼熟,我想了想,这好像是pk榜上的前几名?

          本来他们都认识。

          【队伍】柳阳柳:哎呀小易易,我说你我怎么加你几次队伍你都不让我进,本来是家有娇妻?

          看到屏幕前弹出的这句话,我很没有骨气的红了脸。

          易神将发杖换成了匕首,闪身到柳阳柳身后。

          【队伍】易神:如果你嘴巴还是这么欠,我不介意轮白你。

          【注:轮白的意思就是杀回到一级。】

          【队伍】柳阳柳:我错了我错了,我们不是还要跟小浔浔去做义务吗?走走走。

          【队伍】一飞冲天:要我说,易神你就把他轮了,省的天天拈花惹草,好不安生。

          【队伍】佛说:善哉。

          【队伍】浔安:……

          水妖不好杀,一方面是因为它血后防御高,另一方面是因为它不是固定副本,所有人都可以抢。

          很多就是因为自己的队伍辛辛劳苦杀了半天,被其他队伍砍下了最后一刀,嘉奖就归其他人了。

          抢怪这事还上了几次贴吧热搜呢。

          当我们一行人来到水妖外围的副本,世界又炸了。

          【世界】哎呀哎呀:我tm是不是眼花了?pk榜上这几位大神凑齐了?

          【世界】咿呀咿呀:??哎呀你在哪里?我来了!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我也看见了,还有易神那个萌新!这是要组队刷水妖?

          【世界】狗肉火锅:我的天,今天是什么运气,看到这么多尊大神。

          【世界】我是一只猫:你们别光顾着说?能不能报个坐标?楼上各位大哥们?

          【世界】石榴夫妇:612.345

          【世界】我是一只鱼:总算有个好人了,石榴还是不错的。

          坐标一出,世界上的人马不停蹄的往水妖副本赶。

          究竟是大神啊,难的见一次的大神。

          而这一次还是凑齐了。

          【队伍】一飞冲天:易,怎么打个水妖还要我们一起来?你手起刀落不就完了?

          【队伍】易神:暗藏义务。

          【队伍】佛说:我昨天也在官网看见了。

          【队伍】柳阳柳:什么义务?

          【队伍】浔安:水妖的悲伤,是最新发出的暗藏义务,嘉奖是极品兵器,运气好能爆6个职业。

          【队伍】柳阳柳:我操,还等什么?开打开打。

          【队伍】易神:浔安,你等会打最后一下。

          【队伍】浔安:好!

          大神们不愧是大神们,此刻副本外面已经挤满了人。

          易神接了副本以后,一堆技巧眼花撩乱的就往水妖身上扔,几乎是一瞬间,水妖的血量就只剩一层血皮。

          我握着鼠标有点不知所措。

          【队伍】易神:浔安?

          懂得到让我砍最后一下,我拉出大招,武断劈向那个只剩一层血皮的怪。

          它倒了。

          【恭喜玩家浔安,易神,一飞冲天,佛说,柳阳柳触发了暗藏的义务,水妖的悲伤。】

          世界又炸了。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什么玩意儿??新的义务?

          【世界】我是一只鱼:官网新出的暗藏义务,我就说今天怎么大神集体出动。

          【世界】哎呀哎呀:淦!我也想做来着。

          【世界】石榴夫妇:听说嘉奖丰富,有概率爆6件礼品设备。

          【世界】小莫:我嫉妒了。

          【世界】小青:这个浔安是个什么角色?

          世界上还在纷纭猜测,我们已经进入了副本。

          有几位大神在,基本不须要我动手,就是走了走剧情,做了一下选择题。

          就是一个水妖爱上了人类,人类却对她始乱终弃的悲情故事,故事的最后,水妖问我。

          妖,真的不配有情感吗?

          【不配。妖哪懂什么人间的情感。】

          【配。情感从来无人妖之分,只是你所遇之人,并非良人。】

          【只要爱好,你就情愿。】

          我默默的点了最后一个,屏幕变黑。

          慢慢的呈现了一点光明,水妖那张满脸疤痕的脸变成了一个清爽淡雅的女子,她的眼里布满了哀伤。

          “是啊,爱好就情愿,哪有配不配呢。”

          说完这句话,她悲凉的笑了笑。

          “感激你解开了我多年的迷惑,这些东西你拿去吧。”

          包裹里突然多出了5个职业的顶尖极品设备和一个面具。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倾世容颜】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朱雀杖】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溯缘琴】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青龙剑】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紫毒藤】

          【恭喜玩家浔安获得了极品设备白面伞】

          6个体系一刷出,世界频道宁静了。

          我赶紧把东西从背包里取出跟各位大神分了,佛说和一飞冲天都收下了东西,柳阳柳左看右看的想看那倾世容颜面具,易神没有收。

          【队伍】易神:你留着吧,我用不上。

          【队伍】浔安:好歹也是极品兵器……

          【队伍】柳阳柳:小浔浔你就别跟他客气了,他手上那把万枯杖可值钱的多,要不然你给我吧?我能……

          话还没说完,易神已经动手把他踹出了队伍。

          【队伍】一飞冲天:看,这就是多……

          【一飞冲天已被队长易神请离队伍】

          【佛说主动退出了队伍】

          一瞬间,队伍只剩下我跟易神两个人。

          他走上前来一步。

          【队伍】易神:把新设备换上。

          我干脆利落的换上了新设备,那个面具还有附赠。

          附赠10%的攻击力和防御力。

          我的战力瞬间得到了晋升,又吃了4颗水妖掉下的升化丸,等级也飙到了142。

          他好像很满意,话也多了些。

          【队伍】易神:在竞赛前等级达到150就可以了。

          【队伍】浔安:好的易神!

          【队伍】浔安:那……这剩下的朱雀杖怎么办?

          【队伍】易神:随意你,先下了。

          说完,他的头像就灰了。我底本向请教一下柳阳柳,谁知他们也下了。

          百般无聊,我打开世界频道,上面在猖狂讨论着这6件设备。

          【世界】我是一只鱼:浔安女神!我愿意出1000G买白面伞啊啊啊啊啊啊!

          【世界】我是一只猫:鱼,你全身家当卖了都不值1000G好吗?

          【世界】小莫:我出2000G买紫毒藤。

          【世界】豆腐渣:莫兄竟如此慷慨?

          【世界】石榴夫妇:设备确定要分的,唯一剩下的可能就是易神的设备,那把朱雀杖。

          我心里默默信服了一下这位石榴兄,果真是思虑周全。

          考虑着,手指轻敲键盘。

          【世界】浔安:手上确只有一把朱雀杖。

          【世界】我是一块豆腐:哇合影合影,萌新出来了。

          【世界】豆腐渣:楼上的让开,我要买朱雀杖!

          【世界】哎呀哎呀:虽然我不是法师,但是我也要买,我出2000G。

          【世界】小青:我出3000G。

          【世界】花花世界:楼上的让开,我出5000!!

          看着世界上又开端吵了起来,我有些头疼的捂住额角。

          突然想到姜予的职业好像是法师?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她正在外面逛街,一听我说这个新闻,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抱着我就是一顿狂亲。

          “我太爱你了南南!!!极品设备啊啊啊!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也能有一件橙装里的极品!”

          我笑着:“好啦~我已经把包裹发给你了,你等会上线记得去取。”

          姜予晃着头说好。

          这两天刚好公司完成了一个大项目,于是老板集体给我们放了三天假,这三天我硬是门都没出,在家里做义务,刷怪,练级,终于在竞赛的前一天升到了150。

          我有些欣慰。

          易神也非常满意。

          竞赛那天,pk台外围围满了人,10个里面有9个来看易神的,还有一个纯洁是看热烈。

          因为设备等级的原因,我跟易神博得格外美丽,胜利的拿下了第一名的好名次。

          易神还破天荒的夸了我。

          【队伍】易神:还不错,操作挺好。

          我红着脸谦逊着。

          【队伍】浔安:哪有,是易神的技巧太厉害,对面还没打就怂了。

          他是真的强,对损害的盘算,对技巧的熟知,限制对面,精准剖析和风骚的走位让对面退无可退。

          【队伍】易神:下个星期的家族战役,你参与吗?

          我这才想起来,下个星期好像是有家族战役,所有人都要加入,荣辱与共。

          那姜予也一定是要加入的,那我得去买一台电脑了?

          【队伍】易神:想什么?

          【队伍】浔安:这个笔记本是我室友的,在纠结买什么电脑。

          【队伍】柳阳柳:害,这有什么纠结的,易神可对电脑是格外懂的,叫他带你去买就行了。

          ……

          氛围一时光变得有些宁静,我好像跟他除了游戏里面有一些交集,现实中并不熟习,虽然我见过他,还听过他唱歌,甚至对他一见钟情。

          可是他未必记得我。

          细细思量了一番,我刚想说我自己可以去。

          屏幕前呈现了一行字。

          【队伍】易神:在A市吗?

          我老诚实实的答复在。

          【队伍】易神:明天上午10点,E家会场门口见。

          【队伍】易神:187xxxxxxxx这是我的电话。

          屏幕前的我傻傻的看着那些字,和那一串电话号码。

          好像每个字都认识,组在一起居然让我不知所措。

          我跟易神……要有现实交集了吗?

          一晚上我都没睡好,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化装,姜予比我还冲动:“南南,你知道那是谁吗?那是易神啊易神啊!!”

          她抓住我的手,冲动的语无伦次:“你必定要把他伺候好!知道没!!”

          “……”

          挑了一件白色的收腰连衣裙和一双细跟凉鞋,再扎了一个松松垮垮的高马尾丸子,我提着包出了门。

          姜予双眼含泪的看着我,吩咐我必定要把易神拿下。

          我翻了个白眼。

          走到会场门口,我就看见了易神。

          他慵懒的站在喷泉处的圆盘边上,穿了一件浅灰色的短袖和一条黑色的休闲直筒裤。

          底本就是很朴实的打扮,被他一穿,硬是穿出了不一样的感到。

          周围有一堆小姑娘在偷偷瞧着他,许是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视线,他的眉头皱的愈发的紧。

          我小跑着过去:“易神~”

          他抬眸,眼里有一闪而过的错愕,而后淡淡的嗯了一声,转身走进了会场。

          我跟上他。

          他直接带我来到电子商品区,一眼就看上了一台灰色的戴尔,他抬眸微扫我一眼,语气清冷:“那个。”

          我很利落的让店员包起来,然后拿出卡:“刷卡,谢谢。”

          易神挑眉:“也不问问性能价格什么的?”

          我笑着答话:“易神选的,自然是最好的。”

          他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确切查了一些现在市面上性能价钱比都比拟高的电脑,只是他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这么信任他?

          “你好小姐,麻烦您在这上面签一下您的名字。”店员递过来纸和笔,我干脆利落的写上我的大名。

          南浔。

          转身的时候,易神定定的看着我,淡眸里那一瞬间闪过了很多东西。

          忙乱,不可置信,最后留在眼底的是欣喜。

          他动了动唇,一字一句地问我。

          “你是南浔,成辉学校初二一班的南浔?”

          我虽然心里怀疑,他是怎么知道的,但还是点头:“我是。”

          他好像突然全身都松懈了下来,嘴角一点点的翘起。

          他说:“我是易安。”

          易安?在这个名字呈现的一瞬间,头脑里一闪而过了许多碎片。

          初二那年,好像救过一个小男生,他的名字就是易安。

          因为长得太过美丽,被一群人堵在了河边,扬言要把他推下河去。

          放了学的我刚好从旁边经过,助人为乐的挽起袖子冲过去,狠狠推开了那些围在他身边的人。

          “你们一群欺侮他一个,害不害臊?信不信我削你们?”

          嘴上虽然很凶,其实我心里也没底。

          我逝世逝世的拽着书包带子,如果他们敢冲上来我就轮他们。

          所幸他们并没有冲上来,放了两句狠话。

          “别认为今天有人护着你了,我看她明天还怎么护!”

          然后浩浩荡荡的走了。

          我松了一口吻,随后在心底谴责自己。

          南浔,好歹你也是个初中生了,为什么会怕几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学生?

          我转过身,这才发明被围攻的这个小男孩长得白白皙净的,真好看。

          我微微俯身摸了摸他的头发:“乖,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他警惕的抬头看了我一眼:“在芙蓉路xxxxxx。”

          我抓起他的手:“走吧,姐姐送你回去。”

          一路上讯问了他许多,才得知,是因为他不给那些人抄作业而被他们围攻,还要挟他要打他那张脸。

          我转头又看了一眼那张美丽精巧的脸蛋,我决议每天去学校接他。

          第二天我一下课就冲向他的学校,没等多久他就出来了,当然,身边还跟着一群人。

          我眯眼,中气十足的喊了他一句:“易安,过来姐姐这里!”

          他抬头看见我,眼睛一亮,冲到我身边。

          我挑战的看着那几个小学生:“坐好了,姐姐带你回家。”

          他手脚并用的爬上了我的自行车,紧紧的抓住我的衣服下摆。

          我美丽的旋了一个身,带着他扬长而去。

          后来那段时光,我接了他4次还是5次。

          某一天他到家下车以后突然跟我说:“你以后不要再来接我了。”

          我怀疑:“为什么?他们不欺侮你了吗?”

          “我要转学了。”他的声音小小的。

          转学了好啊,转学了可以不被欺侮了。

          我弯腰摸了一把他柔软的头发:“好。”

          正在我筹备要走的时候,小男孩突然启齿:“你叫什么名字?”

          “南浔。”

          我高低端详了一眼眼前的男生,这怎么看都不像那个被欺侮了只会默默忍受的小屁孩啊?

          “你……真的是那个一哭起来眼泪鼻涕一起流的小屁孩?”

          易安默默的瞥了我一眼:“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唔,害羞了。

          我憋住笑意:“那好吧,吃饭了没,姐姐请你吃饭。”

          他的眼神更加幽邃了:“实际上你只大我一岁。”

          我转身抱起电脑,笑意盈盈的:“大一天也是大~”

          易安不耐心的啧了一声,拿过我手里的电脑,走出会场:“吃饭,饿逝世了。”

          我笑着,没想到当初那个只会哭着躲在我身后的小屁孩,现在已经长成了这么大而且这么帅,又让我心动的人。

          一顿饭吃的氛围还算融洽,就是偶尔提到了他那段黑暗(他自己这样以为的)的岁月,他微微有些抓狂。

          真可爱,我笑着抿了一口饮料。

          离开的时候,他送到我公寓楼下,我接过电脑跟他再见。

          “就到这儿吧,谢谢你呀。”

          他僵硬的把电脑递给我,我伸手接过。

          “晚上的家族战我会准时上线的,易神~”我眨眼。

          他耳根子敏捷的红了起来,不自觉的别过脸:“嗯……我会……维护你。”

          真是太可爱了啊易神,这样是容易引人犯法的,我下意识的抬手想向小时候那样摸摸他的头,手僵在空中才发明他已经这么高了。

          可是我没想到,易安居然默默弯腰,低下头。

          心脏仿佛被羽毛轻轻撩了一下,酥麻又有点痒。

          我狠狠揉了他的头发:“那……我上去了。”

          他静静站在原地,轻轻嗯了一声。

          我抱着电脑转身走上楼,到了楼梯口确认他看不见我的地位了,才闪身靠在墙上深呼吸。

          我是不是眼花了?他嘴边那一抹宠溺的笑是什么意思?

          晚上的家族战,几乎是所有人都到齐了。

          易神上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55了。

          我纳闷,这么久才到家吗?

          心随所想,等我反映过来这句话已经在屏幕上了。

          【家族】浔安:你这么晚才到家?

          然后我恨不得剁了我这双手。

          【家族】姜汁:???谁?

          【家族】浔安:发错了发错了。

          【家族】姜汁:发错了?不对啊,我记得你下午好像跟某人出去了?

          【家族】柳阳柳:姜汁儿,你这样容易被某人打~

          姜予这厮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敲了敲键盘,刚想把那句,你再bb我就过来剁了你的手发上公屏,易神先了。

          【家族】易神:在你家楼下站了2小时,原来认为你会让我上去吃饭的。

          【家族】猴子屁股不能摸:……???

          【家族】天呐天呐噜:……???

          【家族】一飞冲天:……???

          【家族】柳阳柳:我混乱了。

          【家族】姜汁:……前排求本相,所以宝贝儿你今天约会的对象是易神?

          我捶桌:靠!

          好在家族战开端了,大家纷纭投入到了战役中。

          其实就是两边各派出100人,50人为一组。

          一边为攻,一边为守。

          守住自己的旗子不被对面拿到,攻击对面的人并且拿到对面的棋子。

          谁先拿到对面的旗子谁就赢了。

          规矩很简略,易神分配义务,谁攻谁守。

          我被分配到了攻的一队。

          他的决议我一向是遵从的,所以我非常诚实的呆在大本营。

          【私信】易神:你顾好自己,我来夺旗。

          我扬起嘴角,美滋滋的给他回了一个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面家族这次夺旗的人特殊多,而且一群人有意的追着我砍。

          在家族战里面虽然不掉经验,不会被轮白,但是一直屏幕是灰色的也不好受啊。

          看出来了这群人的意图,我利落的启动隐身诀跑向另外一个方向,他们果然开端追我,而不是夺旗。

          那我索性随了他们的愿,跑到离旗远远的处所,他们要砍就让他们砍。

          在我第n次逝世了以后被回生,我无聊的打开家族面板,底本是想看一下到底是谁对我冤仇这么深,当我在长老的名字里看见白依依三个大字。

          我瞬间懂了。

          哟,小屁孩的烂桃花。

          画面一转,一个一身金光,浑身白衣的女子缓缓呈现在我面前,她身后是一只宏大的雀,落地以后,雀就变成了一个小的,停留在她的肩上。

          我抬头看了一眼名字,百云家族长老白依依。

          再把视线拉到人物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好家伙,她手上为什么握着我的白面伞???

          【当前】白依依:你就是易神一直护着还帮刷极品设备的那个女人?

          【当前】浔安:我的白面伞为什么在你手上?

          【当前】白依依:自然是我凭本领抢来的,不服那就抢回去啊?

          【当前】浔安:所以你们家族的这些人杀了我又回生我是什么意思呢?是你要给我的下马威?

          【当前】白依依:你还挺聪慧,我就是想告知你,离易神远一点,他那样的人,是不会看上你的。

          我眯了眯眸子,这白面伞是给柳阳柳的,八成是被这女人给骗过来了,这女人也不是啥好东西,自己追不上易安也不让别人追。

          我轻敲键盘。

          【当前】浔安:我跟他如何都是我跟他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打完这句话,我的屏幕又灰了。

          看着浔安缓缓倒下的样子,我真想冲进去暴打这个女人。

          这一次她没有回生我。

          【当前】白依依:既然这样,那我就杀到你退服。

          【当前】易神:我倒是想看看,杀到谁退服。

          【当前】白依依:易,你怎么来了。

          跟着赶来的还有一飞冲天,佛说,柳阳柳等人。

          阳柳一落地就马上给我回生,我把持着浔安站起身。

          【当前】柳阳柳:白依依你不要脸!你骗我的伞!你还找人围堵我们几个,我就说怎么这么难缠,本来是在这里欺侮小浔浔!

          【当前】白依依:不是这样的易。

          【当前】易神:我认为我的态度已经够明白了,看来你还是不够明白。

          【当前】白依依:易。

          【当前】易神:那我不介意再告知你一次。我不爱好你,你最后离浔安远一点。

          【当前】易神:当然,我不介意杀到你退服。

          随着这句话呈现在屏幕,家族战发布停止,我们取得了成功。

          而白依依召出坐骑后,也飞身而去。

          【当前】柳阳柳:老子的白面伞!!!

          而白依依这次丢尽了脸面,世界上又开端议论纷纭。

          【世界】石榴夫妇:易神这次,看来是认真了。

          我心烦意乱的退出游戏,关掉电脑,拔了插头坐在沙发上。

          易安……是认真的吗?

          没等我细想这件事,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你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听到易安清冷的声音,我几乎是用脚并用连滚带爬的奔下楼的。

          他还是穿着那件浅灰色的短袖,双手插兜背对着楼梯,大长腿笔挺而苗条。

          我跳下去他身边,拍了拍他肩膀。

          “你怎么在这?你家族战怎么打得?”你刚才不是应当走了吗?

          他别过脸,声音闷闷的:“在邻近找了个网吧。”

          “那……你为什么不回去?”

          易安转过半边脸,楼道阴暗的灯在他脸上显得异常柔和,他静默的看了我一会儿,轻声道:“因为想见你。”

          而我的心,也因为这句话而不受把持的跳动了起来。

          我扯出一个笑:“那,你还没吃饭吧?这邻近有一家烧烤特殊好吃,我带你去吃?”

          他委屈巴巴的应了一声,小声嘀咕:“我认为你会叫我上去吃。”

          这小屁孩。

          “我跟我闺蜜住在一起的,我怕她看见你会冲动的晕过去,所以我们还是在外面吃吧。”

          “姜汁?”

          “对。”

          易安虽然看起来冷冷的酷酷的,但是吃饭的时候像个小孩子似的。

          他不爱好吃葱花,非要把那些葱花一个个从烧烤盘里挑出来,我有些无语:“那你干啥先不说?”

          他撇嘴:“我忘了。”

          我无奈:“你啊,你吃吧,我给你挑。”

          他勾了唇,笑着:“好~”

          我抬眸撞进他似笑非笑的眼里,又赶紧低下头挑那该逝世的葱花。

          一顿烧烤吃了2个小时,停止的时候,烧烤摊都收东西筹备回家了。

          我摸出手机,好家伙,清晨1点半了。

          “这么晚了,你还回得去吗?”

          我问他,他默默的摇头:“学校有门禁的,12点以后回不去了。”

          我想锤他。

          知道12点回不去了还吃个屁的烧烤。

          刚想说教他一番,他就直愣愣的看着我,眼里有些委屈。

          ……为什么跟剧本不一样?

          易神的人设本来是这种小奶狗吗?想了想好像的确是我没有讯问他有没有门禁这种事,嗯,是我的错。

          我叹口吻,从包里拿出生份证。

          “走吧,给你开一间宾馆,你将就睡一晚吧。”

          宾馆前台的小姐姐看了易安好多眼,就差把眼睛放在他身上了,看着样子可能等会还要跟她的小姐妹说。

          “哎我今天看见一个老牛吃嫩草的。”

          “小哥我能加你微信吗?”办好以后,那妹子毕竟没忍住,问了易安。

          我不耐心的接过房卡:“房都开了,还指望我不给他吃干抹净?”

          妹子翻了一个白眼,我拉着易安美滋滋的走进电梯。

          小样,还想跟我抢男人。

          “你先将就一晚,明天直接退房就……”刚走进房间,我话还没说完,就被易安从身后抱住。

          他的呼吸温热的喷洒在我的耳边,我咽了咽口水:“你……干嘛?”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耳垂,惊的我浑身一颤。

          “不是要……吃干抹净嘛?”

          低低的带着魅惑的嗓音狠狠勾引着我。

          我咬唇。

          这厮的大尾巴狼终于露出来了!!!

          夕阳西下。

          小女孩骑着单车踩的飞快。

          “别怕,以后我天天接你回家,我维护你。”

          车后座的小男孩紧紧抓着小女孩的衣服下摆,他甜甜一笑,露出脸上两个甜甜的酒窝。

          “等我长大,就换我维护你。”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