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这段历史不应当被湮没。———————2016年2月5日,云南畹町。其他柱子上都刻"> 我想,这段历史不应当被湮没。———————2016年2月5日,云南畹町。其他柱子上都刻" />
<track id="YupfsPB"></track>
  • <track id="YupfsPB"></track>

        <track id="YupfsPB"></track>

        1. " itemProp="text" useGifProps="[object Object]">我想,这段历史不应当被湮没。———————2016年2月5日,云南畹町。其他柱子上都刻满了名字,只有这根柱子上仅五个大字:「无名好汉碑」。———————1937年抗战爆发,武汉和广州相继失守,日军封锁了几乎所有的国际通道,只剩云南边疆的一个边疆小镇:畹町。为了保存这条通道运送战需物质,云南省在九个月内赶修了一条国际公路出来,500多公里,翻越六座大山,五条大江河。修路的20万民工,就义了2000多人。路修通了,然而司机却不够。陈嘉庚发出一纸征募令,很快来自新加坡、槟城、雪兰莪、霹雳、古礁的青年华侨司机,先后3200多人报名,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奔赴滇缅公路。那个时候,战火基本未波及到东南亚。但这些二十来岁的热血年青人义无反顾,有人瞒着家人偷偷回国,有人给自己改名「铁魂」,有人甚至女扮男装,开着笨重的大卡车运送物质。在1939至1942的三年间,这些年青的南侨机工们在这条滇缅公路上,开车修车,为全部中国运载了抗战所需 90% 的国际支援:共计45万吨军械、药物、器材等。抗战停止,这三千多年青人中,只有1144人被找到并登记了名字,回到南洋;三分之一的人自愿留在中国;而另外三分之一,就义在了这条公路上。因为山路奇险多发车祸,疟疾风行,以及日军不断的沿途轰炸和伏击。这些年青人大多没有留下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