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YupfsPB"></track>
  • <track id="YupfsPB"></track>

        <track id="YupfsPB"></track>

        1. 而忧忧则选择了另一种共情的方法:①承认事实(“我很负疚他们拿走了你的火箭,他们拿走了你最爱的东西,一切都无法挽回了。”);②倾听与回应(冰棒:“这是我和Riley之间最后的信物。”;忧忧:“你和Riley必定有过很棒的冒险。”……);③ 肢体接触(边伸出手放在冰棒大腿上,边说“是的,是的。”)。

          成果是,冰棒在大哭之后,很快恢复了“正常”。

          这很真实的展示了当亲友处于悲伤或苦楚中时,我们应当如何供给辅助。

          另外,在我看来,这也体现出同情和共情的差别来:同情(sympathy)通常只涉及到对对方的物资上的支援或感情上的安慰,是一种自上而下的姿势,相似怜悯,很多时候,这会让接收者觉得更为无助,不被懂得,乃至难以忍耐。而共情(empathy)则不同,它一方面须要我们如同对孩子说话要蹲下来一样,与接收者站在同样高度,承认其所处困境的客观性;另一方面还请求我们投入自身的感情,假想如果自己有着与对方同样的阅历,会有怎样的感情情感,试着去真正懂得他人的感受。

          更正确地说,同情是你将他人阅历懂得为自身阅历或通常通例,而不斟酌他人实际。例如,当你听到某人分别的新闻时,你的同情心可能立即起作用,以为:“TA必定很伤心!”而疏忽了在这段情感中TA觉得苦闷与徘徊,分别后反而如释重负的可能。共情则是树立在对他人客观事实详细懂得与准确感知的基本上的,是我们在深刻懂得与全心领会之后做出的反馈,而不是以自身阅历或泛化、广泛情形做出推论而得来的匆促反映。

          如果是心理咨询师的话,在做到共情的同时,还须要能理性去思考和答复来访者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办”。用一个形象的比方就是要做到“一只脚在河里,一只脚在岸上”,在河里的感同身受,在岸上的旁观者清。

          推举浏览: